“鲁迅体”emo文案

“鲁迅体”emo文案

点击关注 不迷路

我大抵是病了,总感觉好像是饿的,吃的时候总是不知深浅,一顿海塞,罢了撑死我算了。
? 大抵是一个人生活的久了,我竟羡慕窗外的雀鸟成双的影子。
? 世上本没有女朋友,有的人多了,我觉得我也应该有。
?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社畜会emo,没想到学生也会。


? 不知何以自制力竟这么薄弱,总是戒不掉熬夜,但愿明年有人管束,得渐渐脱单,并且也甘心被管,不至于再闹脾气了。
? 我裹紧了破烂衣衫,加紧了步伐朝外走去,晚了怕是垃圾桶都被翻干净了。
? 头发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愿意挠,总还是会掉的
? 从来如此,便对么?难道真的不能再瘦了吗?


? 我给你做的饭,总要送往食堂,不喜欢放在街边的路边摊中,我总疑心那里会贵一点。
? 我翻开了工资单一查,这工资单究竟没有数字,竟然歪歪斜斜写着“迟到扣款”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页都是“吃人”的味道。

? 我大抵是病了,横竖都不舒服,胡乱吞了一包药,便又和衣睡下。头昏昏沉沉的,做什么都没有了力气。吃药是七天,不吃药也是七天,我向来是知晓的。黯黯然吸了一下鼻子,好家伙,一边是堵的,另一边还是堵的。


? 我大抵是倦了,横竖都起不来,屋外的风声犹如饿狼在咆哮,心情复杂的没有来由,侧身躺着,翻开天气讯息,每每都是降温的讯息,而今日更是生出来抗拒上课的念头;也罢,大抵是冬天到了吧!
? 我大抵是乏了,横竖都开心不起来,站起身来皱了眉头,这悲伤是没来由的,朋友看了我的脸,有两道皱纹,抬头纹是我的,法令纹也是我的,向来是胶原蛋白稚气满脸,而今日脸上却多了一丝成熟。也罢,这大抵就是成年人的生活吧。
? 我大抵是醒了,横竖都睡不着。几经辗转反侧,被窝里一阵无由来的凉。两床被子来面对寒冬的挑衅,也显得有些吃力。只瞥见床下的两只毛拖鞋,一只是我的,另一只也是我的。


? 我大抵是病了,坐板凳上不想背四级,趴桌子上,玩手机,抖腿,这悲伤没由来的,黯然的看着四级书里的很多单词,一章是不会背的,另一张也是不会背。
? 我大抵是要秃了,横竖都掉头发,起身摸摸头顶,这忧伤没由来,黯黯然看着那掉落的头发,一把是我的,另一把也是我的。


? 我大抵是病了,横竖睡不着,这悲伤没由来的,满脸写着两个字“穷病”。

? 大抵是到了该寻个对象的年纪了,近来夜里冷的厉害,特别是心里。两床被子面对这寒冬的挑衅,也显得有些许吃力了,或许只有心仪对象的照料,才能让我感到温暖吧。

声明: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