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大人的睡前故事》书摘

《写给大人的睡前故事》书摘

写给大人的睡前故事

陈谌

  • 因为愤怒比其他正面的情绪更加容易煽动。

  • 上亿人的愤怒是一把如何锋利的刀。

  • 就是根据客户的需求,把刀刃挥向他们希望的方向。

  • 永远只提供信息,而不是观点,要知道,人一定会选择性地去看见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 你们不需要给自己洗白,白都是比出来的,而不是洗出来的。

  • “这个世界上什么是黑,什么是白?没有绝对的好人或者坏人,你拿抢劫的和随地吐痰的比,当然抢劫的坏,但是抢劫的如果抢了杀人犯,他的性质看起来好像就没那么坏了不是吗?”

  • 在网络上女性主义者比‘公知’还要难搞。”

  • 就事论事赢不过人家的时候,流氓一般怎么做?”“道德审判!

  • 这叫‘圣母杀’,‘圣母’是网上最没有判断力的群体,他们不关心事情本身的对错与否,他们只在意自己的感受。”

  • 网民都是健忘的,今天抵制这个,明天要那个真相,到头来谁结婚了谁出轨了,大家不都屁颠屁颠去点赞啦。

  • 互联网上无大事,只怕明星太老实。

  • 那就破罐破摔啊,强行自黑。不要相信什么危机公关,既然跌都跌倒了,不如爽快点把裤子也脱了,有点娱乐精神行不行?”

  • 《总有那么一款产品,适合送给你的前男友》,并且官方微博上再弄一条公告,以后只要买这款产品,就送灭火器。

  • 于是我忽然明白了这里面微妙的心理学,做错事后肯定不能在气头上道歉,先打自己两耳光,最好再出点丑把对方逗笑,对方肯定就平和多了。

  • 黑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循序渐进,从小事开始给她制造一些负面形象,慢慢把她变成一个不讨人喜欢的人。你想想你为什么会讨厌一个人,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他犯过什么大错,而是他身上一些让你不舒服的东西日积月累所形成的一种刻板偏见。

  •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像你朋友欠你一千块,你没写借条,直接找他要钱他很可能不承认,但你如果跑去跟他说‘你欠我的一万块什么时候还我’,他一着急肯定说‘我明明就借了你一千块’,这就变成了证据,不错不错,很高明。

  • 因为人设这种东西建立起来容易,一旦崩塌之后再想修复可谓难于登天。

  • 为什么互联网舆论的力量能如此强大,因为它有时就被这种负面的本能驱动着,富人瞧不起穷人,穷人嫉妒富人,每个人都渴望做英雄,却只能寄望于伤害与自己不同的人,这或许就是人性本质里的‘恶’,根深蒂固。”

  • 舆论这东西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不仅可以被操纵,更多时候它根本不需要被操纵,它自己就能伤害人。

  • 毕竟当你工作时不再从镜子中看见自己以及这个世界的所有污浊时,指头上的活儿才会更加精细起来。”

  • “我觉得如果你爱她,她是会发光的,这和她的美貌无关,她可以长得很普通,但是你却依然可以从茫茫人海中找到她。”

  • 毕竟梦境是潜意识的映射,没有人会比自己的潜意识,更加了解自己了。

  • 其实我觉得我爸妈年轻的时候也并不是没有梦想的人。

  • 如此说来我爸当年也曾是一个叛逆的,有自己个性与思想的年轻人,没想到结婚生孩子后,却被现实打败了,成了一个整天在家里喝酒骂街,对社会充满了不满情绪的中年人。

  • 他真的不喜欢旅行,因为肉体总是很难跟上他灵魂的步伐。

  • 至少我们种族从不会盲目追求这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力量,并且为了得到它而不择手段。

  • 人们永远只相信自己愿意看到的那个真相。

  • 我和阿瓜就这么走上了对方理想中的人生轨迹。

  • 从小没有得到过爱的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善恶美丑的分辨,他只知道要活下去,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方式。

  • 会如此依赖这个素未谋面的遥远的姑娘,这些年来她慢慢改变着他的生活,也成了他继续走下去的动力,但她在这一天忽然属于了另外一个人,这种失落感真的无可比拟。

  • 去赴一个200年后的约,我不想让他等太久。

后记

  • 对于刚认识我的读者们,希望这是一次还算愉快的初会,而对于许久未见却依然惦念我的读者们,感谢你们这么久以来的等待与陪伴,再度重逢,望别来无恙。

文源网络/侵删

分享到 :
超甜的女生头像
2022-03-12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