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一只知更鸟》书摘

《杀死一只知更鸟》书摘

杀死一只知更鸟

哈珀·李

第一部

  • 等过了一些年,日子长到足够让当事人回首往事时,我们有时候会谈论导致他受伤的那些过往事件。

  • 除了恐惧本身,他们没有什么可恐惧的。

第二章

  • 从事各种职业的人穷归根结底是因为农民太穷了。

第三章

  • 不管他是谁,只要踏进这个家门,就是你的客人。别让我再逮住你对别人品头论足,好像你高人一等似的!你们家里的人也许比坎宁安家的人好,可是你这样给人家难堪,就是一钱不值。

  • 你永远也不可能真正了解一个人,除非你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

第四章

  • 获得自由的第一天,我们就已经烦了,真不知道这个夏天怎么过下去。

第五章

  • 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类人,他们——他们只顾担心来世,根本不去学习在今生如何做人。你顺着街道看过去,就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 斯蒂芬妮·克劳福德有一次还对我说,她半夜醒来,发现他正趴在窗口盯着她。我对她说,斯蒂芬妮,你是怎么做的呢?是不是在床上挪一挪,给他让个地儿?这下子让她闭嘴了一段时间。”

  • 别人经历的事情,我们永远也无法明了。谁知道家家户户紧闭的大门里一天天在发生什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第七章

  • 去掉那些形容词,剩下的就是事实了。

第八章

  • “您不伤心吗,莫迪小姐?”我惊奇地问道。阿迪克斯曾经说过,她的房子几乎是她拥有的一切。“伤心?孩子,怎么说呢,我打心眼儿里讨厌这个老掉牙的牛棚,我有一百次都想自己放把火烧掉它,可是那样的话人家会把我关起来。” “可是……” “别替我担心,琼·露易丝·芬奇,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 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第九章

  • 总不能因为过去这一百年我们一败涂地,就放弃争取胜利吧。

  • 人在追踪猎物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从容不迫,等待时机。什么也不用说,他肯定禁不住好奇,早晚会冒出来。

  • “你给我机会让我把事情说明白了吗?我本来没打算跟你顶嘴,我只是想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

  • 当一个孩子问你问题的时候,你要正儿八经地回答,不要东拉西扯,顾左右而言他。虽说孩子毕竟只是孩子,但他们会比成人更敏锐地察觉到你在回避问题,回避只会让他们糊里糊涂。

  • 没错。真正的答案是,她心里明白,我知道她在努力。这是至关重要的。

  • 我还在等着杰克叔叔不信守承诺,把我的话说出来,但他仍然只字未提。

  • 为什么原本通情达理的人,一遇上跟黑人扯上关系的事情,就完全丧失了理智?

  • 他其实想让我听见他说的每一个字。

第十章

  • 我们班上同学的父亲大多喜欢做的事情他连碰也不碰:他从来不去打猎,不玩扑克,不钓鱼,不喝酒,也不抽烟。他就爱坐在客厅里读书看报。

  • 知更鸟只是哼唱美妙的音乐供人们欣赏,什么坏事也不做。它们不吃人家院子里种的花果蔬菜,也不在谷仓里筑巢做窝,只是为我们尽情地唱歌。所以说杀死一只知更鸟是犯罪。”

  • “我的老天,莫迪小姐,我和杰姆每次都赢他。” “现在你该明白,那是因为他在让着你们了吧?你知道他会吹单簧口琴吗?” 这种不值一提的才艺让我更为他感到羞愧了。“嗯……”她沉吟片刻。“嗯,还有什么,莫迪小姐?” 

  • 空荡荡的街道上,人们心惊胆战地等待危险来临。

  • 任何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恃才傲物。”

第十一章

  • 空气中已经有了一丝夏天的气息——背阴的地方还有些凉意,但是太阳已经暖洋洋的了,这意味着好时光即将到来。

  • 大多数人好像都认为他们是对的,你是错的……”“他们当然有权利那样想,他们的看法也有权得到充分的尊重,”阿迪克斯说,“但是,我在接受他人之前,首先要接受自己。有一种东西不能遵循从众原则,那就是人的良心。”

  • “她也没办法啊。生病的人有时候会显得很难看。”

  • 宝贝儿,如果别人把那当成一个侮辱性的字眼来骂你,并不能贬损你的人格。那只能让你看到,骂你的人有多可悲,他的谩骂并不能伤害到你。

  • “她说,她要干干净净地离开这个世界,不亏欠任何人,也不依赖任何东西。

  • “她死得了无牵挂吗?”杰姆问。“就像山风一样自在。

  • 我想让你从她身上学到一些东西——我想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勇敢,而不是错误地认为一个人手里拿把枪就是勇敢。

  • 勇敢就是,在你还没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注定会输,但依然义无反顾地去做,并且不管发生什么都坚持到底。一个人很少能赢,但也总会有赢的时候。杜博斯太太赢了,全凭她那九十八磅重的身躯。用她的话来说,她死得无牵无挂,不亏欠任何人,也不依赖任何东西。她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第二部

  • 每当我出现在厨房里,卡波妮似乎都很开心。我在一旁看她做这做那,也开始渐渐认识到,当个女孩子还是需要学会一些技能的。

  • “一个人没必要把自己懂的东西都展现出来。这不是淑女的做派——再说了,人们不喜欢他们身边有什么人比他们懂得多。这会让他们气不打一处来。你使用的语言再标准,也改变不了他们。除非他们自己想学,否则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你要么闭上嘴巴,要么跟他们说一样的话。”

第十三章

  • 亲戚的出现往往会带来一种淡淡的阴郁。

  • 我说自己非常高兴,其实这是个谎言,可是在特定情况下,还有在无能为力的时候,人不得不撒谎。

  • 我在试图告诉你生活的真相。”

  • “别发出噪音。”阿迪克斯说。他这句生硬的话刺伤了我。手里的梳子正划到一半,我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说不清是为什么,我禁不住哭了起来,怎么也止不住。这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从来不会冒出这些想法,我的父亲也从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谁知道亚历山德拉姑姑用什么手段让他变成了这样。

第十五章

  • “你真是这么认为的吗?”这是一句杀伤力极强的问话。

  • 阿迪克斯说过,与人交谈的礼貌做法是谈论对方感兴趣的事情,而不是大谈特谈自己的兴趣点。

  • 他们全都默不作声。“怎么啦?”我问。阿迪克斯一语不发。我环视一周,又抬头看看坎宁安先生,他也一样面无表情。可是接下来,他做出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举动——他蹲下身子,搂住了我的双肩。“我会向他转达你的问候,小淑女。” 然后他直起身,把大手一挥。“咱们撤吧”

  • 他蹲下身子,搂住了我的双肩。“我会向他转达你的问候,小淑女。”然后他直起身,把大手一挥。“咱们撤吧,”他说,“走吧,伙计们。”

第十六章

  • 快到九岁的人不该再哭鼻子了。

  • “你们知道吧,布拉克斯顿·安德伍德这个人很有意思,”阿迪克斯说,“他本来很瞧不起黑人,从来都离得远远的。”

  • “坎宁安先生本质上是个好人。他只是和我们所有人一样,有自己的盲点。”

  • 等你再长大一些,你就会对人理解得更深。不管怎样,一伙暴徒是由人组成的。

  • 坎宁安先生充当了暴徒团伙的一员,但他依然是一个独立的人。在南方任何一个小镇上,每一伙暴徒里的人都是你认识的——这让他们显得没什么了不得,是不是?”

第十七章

  • 在交叉讯问证人的过程中,千万,千万,千万不要问你事先不知道答案的问题——这个原则我从吃奶的时候起就了然于胸。这么做的结果是,你常常会得到一个你不想要的答案,这个答案可能会毁掉你的诉讼。

第十八章

  • 我心里暗想,她长这么大,有人用“女士”或者“马耶拉小姐”称呼过她吗?估计从来没有过,因为她把日常礼仪都当成了一种冒犯。她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

  • 慢慢地,阿迪克斯问这些问题的意图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在我头脑中:通过问一些不会让吉尔莫先生认为与本案无关或者微不足道而提出反对的问题,阿迪克斯不露声色地在陪审团面前勾勒出一幅尤厄尔家家庭生活的图景。陪审团了解到如下情况:他们拿到的救济支票远远不够让全家人填饱肚子,有一个很大的嫌疑是父亲把钱。

  • 阿迪克斯问这些问题的意图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在我头脑中:通过问一些不会让吉尔莫先生认为与本案无关或者微不足道而提出反对的问题,阿迪克斯不露声色地在陪审团面前勾勒出一幅尤厄尔家家庭生活的图景。

第十九章

  • “是的,先生,我交不起罚款,只好去服刑。那个家伙交了钱。”

  • 阿迪克斯曾经说过,判断一个证人是在撒谎还是在讲真话的一种方法是听其言,而不是观其色。

  • 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敢动手去碰一个白种女人,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 是害怕不得不面对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儿。

第二十章

  • “您是说,您从纸袋里喝的从来都是可口可乐?纯可口可乐?”“没错,女士。”

  • “有些人不喜欢……我这样的生活方式。现在我可以说,让他们见鬼去吧,我才不在乎他们喜不喜欢。事实上,我确实说过我不在乎他们喜欢不喜欢——但我并没说让他们见鬼去吧。

  • 你们看,我是在给他们一个理由啊。如果人们能把事情归结于一个理由,就好办多了。

  • 我之所以这样生活,是因为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 欺骗黑人比欺骗白人还要恶劣十倍。”我低声说,“他还说,那是人能够做出的最卑劣的事。

  • “……在没有任何确切证据的情况下,这个人就被指控犯下了死罪,正在接受决定他生死的审判……”

  • 但我不能因为怜悯就允许她把一个人置于死地。

  • 她必须处理掉那个人,必须让他从自己眼前、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她必须消除自己的罪证。

  • 那是一种无耻的假设,认为所有黑人都撒谎,所有黑人在本质上都不道德,所有黑人在白人妇女面前都不规矩,这个假设和他们的精神品质息息相关。

  • 这个真相适用于所有人类,而不仅仅是某个特定的人种。

  • 在这个法庭里,没有一个人从没撒过谎,没有一个人从没做过不道德的事情,也没有一个男人不曾对任何女人产生过欲望。

  • 我能想到的最可笑的例子,是那些公共教育管理者,他们让愚笨懒惰的学生和聪明勤奋的学生一样升学,因为‘人人生而平等’,教育者们还会郑重其事地告诉你,留级的孩子会产生强烈的自卑感。我们都知道,某些人灌输给我们的‘人人生而平等’,实际上是个谬论——事实上,有些人就是比别人聪明睿智,有些人就是比别人享有更多的机会,因为他们生来如此,有些男人比别的男人挣钱多,有些女士做的蛋糕比别的女士更胜一筹——总而言之,有些人天生就比大多数普通人具有更高的天赋和才华。

第二十一章

  • 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陪审团判定黑人胜诉白人败诉。

第二十二章

  • 我不知道,可他们确实这么做了。他们以前做过,今天晚上又做了,将来还会再做,而且,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似乎只有孩子会哭泣。

  • “告诉他们我非常感激。”他说,“告诉他们——就说千万别再送东西了。这年头日子太艰难了。

  •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是来为我们做那些不讨人喜欢的工作。你们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 我们算是迈出了一步——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步,可毕竟是迈出了一步。

第二十三章

  • 他告诉过我,带枪就等于邀请别人来射你。

  •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总有什么东西让人丧失理智——即使他们努力想做到公平,结果还是事与愿违。

  • 法庭本应是人们得到公平对待的地方,不论这个人是什么肤色,但陪审团包厢里一贯有人把个人恩怨夹带进去。

  • 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但你不能选择自己的家人。

  • 所以不管你是否承认,他们都和你有血缘关系,而且不承认事实会让你显得很愚蠢。

  • “我是说在梅科姆县。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这样的人不喜欢坎宁安家的人,坎宁安家的人看不惯尤厄尔家的人,尤厄尔家的人又厌恶和鄙视黑人。”

  • 女人总是拿一些可笑的事情作为骄傲的资本。

  • 我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人,那就是——人。

  •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人,那他们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如果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还要互相鄙视。

第二十四章

  • 是,凡事无定论。

第二十六章

  • 人就是不可捉摸。

第二十九章

  • 如果我们一直被感觉牵着鼻子走,就会像猫一样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子。

  • 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你跟他们打招呼之前得先开一枪。即便如此,他们的命连那颗子弹都不值。

第三十一章

  • 你永远也不可能真正了解一个人,除非你穿上他的鞋子走来走去,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

  • “斯库特,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等你最终了解他们之后就会发现。”

文源网络/侵删

分享到 :
相关推荐